甜是田野的甜

15610

雀贝xxj真的很好玩

【ALL雀】关于亲吻

ooc我的
xjb写
随时弃坑
请勿上升所有

✔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的亲吻和他本人一样,随时随地无法预测,推开门就要亲吻,看电视也要亲吻,吃了软糖后要亲吻,练舞后要亲吻,并不深入,仅是轻点嘴唇,像是小狗的抓挠,朴佑镇很无奈,不过他发现一件事情,姜丹尼尔每次亲吻都虔诚地闭着眼,只剩眼角那颗泪痣在朴佑镇心尖上发烫。

✔朴志训

  朴佑镇并不是被动的人,尤其在面对朴志训的时候,朴志训乐享其成,他喜欢朴佑镇这样的主动。朴佑镇总说他的眼睛真好看,会勾人。可四目相对时朴志训总被那细长的双眼吸引,朴佑镇的眼里有光,朴佑镇的眼里有他,亲吻如期而至。

✔李大辉

   在一起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李大辉十分苦恼,因为他还没和朴佑镇亲吻过,虽然已经确认关系,但相处模式却与之前无异,佑镇哥好像还当我是个弟弟,该采取行动才行啊,李大辉心想。可结果却不尽人意,李大辉犹豫又纠结,朴佑镇看着这些天李大辉奇奇怪怪的行为,无奈的叹了叹气,吻在李大辉的嘴角,低沉地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是笨蛋吗?

✔邕圣祐

  邕圣祐被朴佑镇气笑,看来是他平常太宠着朴佑镇了,他们争吵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是朴佑镇自己闹得,恋爱总是让人患得患失,恃宠而骄,邕圣祐不会呛着朴佑镇,通常是主动认错,立马哄好,可这次争吵来势汹汹,邕圣祐已经两天没和他说过话了,朴佑镇有些委屈,可他甚至不知道争吵的起因是什么,朴佑镇并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和邕圣祐在一起后好像变得敏感,邕圣祐很好,做的滴水不漏,一开始只是想打破这种平淡的相处方式,后来渐渐的收不住了,圣祐哥是不是嫌我烦了,朴佑镇开始胡思乱想,眼周红了一圈。邕圣祐到家后就看见朴佑镇低着头坐在沙发上委屈的样子,地板上还有滴落的泪珠,一下有些心软,却又觉得不能再这样宠着他,故意重重的把门关上,朴佑镇一下了身子,胡乱地抹了把脸,拉着邕圣祐就扑倒在沙发上,生气的啃咬着邕圣祐的嘴唇,邕圣祐二张和尚摸不着脑袋,心想这是什么发展,就
听见朴佑镇闷闷地声音传来,圣祐哥,我知道错了。刚想问他知道就行,却又听见朴佑镇说,你能不能告诉我哪做错了。邕圣祐又气又笑,和朴佑镇没什么好置气的,又蹭了蹭他的嘴角,争吵事件不了了之。

✔尹智圣

  和朴佑镇关系亲近的人知道他是属于一刻也闲不下来的人,录制团综的时候兴奋的不睡觉,到处跑,叽叽喳喳地小麻雀又开始鼓捣起咖啡机,尹智圣看见那小小的背影,从背后轻轻抱住了他,佑镇呐,你怎么就不觉得累?朴佑镇手上没停,转过脸想说什么,尹智圣飞快地在他嘴上亲了一下,背对着摄像头看起来只是普通的说着悄悄话,朴佑镇顿时一僵,背后的人松开了自己起了身准备睡觉,哥,你要喝咖啡吗?朴佑镇看尹智圣没回答,撅了噘嘴,收拾了东西便也睡了。

✔裴珍映

  有人说,看裴珍映和朴佑镇亲吻就像是在打架,横冲直撞,毫无章法,好像在这个事上也要分出个胜负,裴珍映觉得他们说的不对,因为朴佑镇真的不怎么适合亲吻,他的虎牙老是磕的自己嘴唇出了血,可裴珍映不收敛,继续横冲直撞,朴佑镇也不服输,两人的亲吻可真应了所谓的"唇枪舌战"

....写完觉得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谨慎观看
有缘再见。

2018了,各位新年快乐~
小雀成年啦

【丹雀】金牌“男友”

  题文无关
  极度ooc
  烂尾
  瞎写
  请勿上升真人,也别上升我

-

    姜丹尼尔病了。

    这显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作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男星,身体出了问题连带着一系列的问题就来了,比如各种行程要推后,比如会激起粉丝的不满,比如.. 当然经纪人也并不是那么好过的,这些问题全都要他去解决。 朴佑镇打完一连串的电话之后才进了姜丹尼尔的休息室,耐心和好脾气全都被那些电话耗完了,转眼看见姜丹尼尔对着手机笑的有些灿烂,啊..真是碍眼,朴佑镇烦躁着扒拉了一下头发,右脚踢了踢姜丹尼尔坐着的沙发,姜丹尼尔也不恼,拉着朴佑镇坐下给他看了看手机,没多久朴佑镇也跟着笑了起来。

姜屁桃:我们哥哥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呜呜呜呜

讲一件的小迷妹:什么辣鸡公司啊,把我们哥哥压榨成什么样子了啊!

佑镇哥哥的女朋友:佑镇哥哥这几天憋会吧,别欲求不满了

姜大明星的经纪人:是啊,丹尼尔生病一半累的另一半估计和经纪人哥哥脱不了关系

     是粉丝们在姜丹尼尔微博下发的评论,朴佑镇哭笑不得。

     姜义建,业内金牌经纪人朴佑镇的男朋友,以姜丹尼尔为艺名出道。这会看见了粉丝半关心半调侃的留言,姜丹尼尔搂过朴佑镇,朝他努了努嘴,

  “佑镇哥哥可别欲求不满啊~╮(‵▽′)╭”

     朴佑镇有时挺直接的,比如现在,稍微用了点力推倒了姜丹尼尔,双手撑在沙发上,吐了两字“做吗?”

     到嘴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五月的天有些微凉,掩不住休息室的热情如火,如果不是姜丹尼尔身上高于常人的温度,朴佑镇绝对不会认为这是一个还在生病的人,甚至比平常更加卖力,朴佑镇仰着头吻在了姜丹尼尔的嘴角,“大明星,发个烧比平常还厉害啊,不过,我们没时间了,”朴佑镇指了指门口,他刚刚听见敲门的声音,“虽然我们是公开的,我可不想明天看见‘朴经纪人欲求不满,在休息室与带病艺人姜丹尼尔干柴烈火激情四射’的新闻。”姜丹尼尔差点给语出惊人的朴佑镇吓软,拍了拍他的翘臀,“你知不知道刚刚我差点就泄了。”朴佑镇趴在姜丹尼尔的肩上低笑,“嗯 ,你要是泄了我就开小号去你微博下面爆料说她们男神不行,以后换我做苦力。”姜丹尼尔给朴佑镇逗笑,正事儿完了才想起自己是个病人,这会开始昏昏沉沉的犯瞌睡。朴佑镇收拾完现场就看见闭着眼休息的姜丹尼尔,不由得有些心疼,拿了条毛毯给他盖上,转身出了休息室。

    赖冠霖抓完药回来就看见朴佑镇蹲在墙角抽烟的样子,有些想笑,眼神向下一瞄,得,扣子还没扣上,敢情这是事后烟呢。也没打算出声,等朴佑镇捻了烟,余光看见角落里掩不住笑的赖冠霖,不自觉的翻了个白眼。赖冠霖丢过手中的药袋,还不忘给朴佑镇系上扣子,“哥你真这么,欲,求,不,满啊?”赖冠霖没等朴佑镇一个手刀下来,就自个儿先溜了。

    朴佑镇提着药袋倚在门边,想了想丹尼尔粉丝说的也有道理,姜丹尼尔生病有一半原因还真的和他有关,打着金牌经纪人男友的头衔出道后,半真半假借着裙带关系入了几个剧组,连轴转的行程加上令人非议的话题度也让朴佑镇没顾得上姜义建的想法。他是个合格的经纪人,却离合格的男朋友差个十万八千里。姜义建不说,他也不问,该做的一点儿不落下,再仔细想想,他们很久没坐下认真的聊过天了。

    朴佑镇推开休息室的门时,姜丹尼尔已经醒了,披着毯子坐在沙发上,发烧让他的脸颊看着有些红,朴佑镇接了水把药递了过去,

“你怪我吗?”

“怎么说?”

    姜丹尼尔仰着头把药片就着水吞了下去,视线却没离开过朴佑镇,低着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姜丹尼尔突然有点想笑,一用力拉过朴佑镇把他带进怀里,下巴抵在朴佑镇的肩上,“我不怪你,我还要谢谢你。”

“你做的最棒的决定就是,”

   朴佑镇有时挺直接的,比如

“姜义建,你要不要当我男朋友?”

【论坛体】这个写手有点坑

CP:罐金
请勿上升真人,也别上升我
沉迷开坑,慎入
🐒🐒

-
1L 幕后推手
废话不多说,直接进入正题,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本人现在在隔壁打工,为了更好的生存本人不得不提升自己的韩语水平,于是开始了入坑之旅。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种体验,就是这个写手写的真的不怎么样,还也特别会挖坑,看文体验极差。我关注了他的推,说起来真的很奇怪,他每次更推我都会点进去看,有时候是自说自话,我觉得还挺有趣,有时候就是他挖的无数个之一的坑,虽然很嫌弃他写的东西,边吐槽边看也看到现在,有时候也挺期待他下次会更新什么,全网像我这样的应该挺多的吧?

2L
emmmm,我觉得全网也找不出来0.13个你这样的

3L
楼主你真的有点奇怪,我不太能理解

4L
还好吧,我觉得我偶尔也会这样,但是这么挖坑我也不会跳的

5L 幕后推手
没有吧,我其实也不是每个坑都跳(小声)

6L
看样子是每个都跳了,楼主对那个推主一定是真爱吧

7L
这个贴挺有意思的,我先收藏了!

8L
楼主是可爱的女孩子吗?

9L
肯定啊,楼主是不是去隔壁追星啊

10L
楼上想多了吧,去隔壁就一定是为了追星吗?说不定是去当星的

11L
楼上说的好有道理,楼主不会是练习生吧!

12L 幕后推手
……

13L 幕后推手
我是男的

14L
为什么蜜汁沉默?

15L
楼主平常看的是什么类型的文啊?

16L
楼上+1,我也想问

17L 罐装小麻雀
楼主,你不会和我关注的是同一个推主吧?

18L
还有这种操作?(为什么楼上有ID)

19L
楼主方便透露一下那位推主吗?

20L
为什么你们都对推主感兴趣?算我一个

21L
不是,你们就算知道了看得懂嘛?推主是隔壁的

22L 幕后推手
赖冠霖一把搂住朴志训,深情地望着他,像是要掉进那双迷人的桃花眼,“志训哥,你好像我养的秋田犬。”
赖冠霖将裴珍映逼到墙角,仗着身高优势低头看着仅大自己一岁的哥哥,“说实话,珍映哥看着我的时候是不是在想,真是令人嫉妒的美貌。”
类似这种的很多,应该没人和我一样吧,我看了一下推主的粉丝数量,才13个,全世界才13个粉丝..为什么有种凄凉的感觉

23L
看你贴出来的两个片段,我好像有点能理解全球13个粉丝的原因

24L
为什么我觉得关注了推主的楼主更奇葩

25L
楼主作为一个男生,你也看碗的同人?

26L
我觉得这个推主挺有意思的啊,“志训哥,你好像我养的秋田犬。”哈哈哈哈哈,这个推主,我宣布他即将拥有第14个粉丝。

27L 罐装小麻雀
楼主真的和我关注的是同一个推主

28L
那个推主我也关注了,他除了罐雀霖霖其他cp都写了,楼上ID明显罐雀党,为什么会关注那个推主啊?

29L
凉茶这么好磕,为什么不写,我强烈要求天朝写手举起凉茶大旗,我还得翻墙去和推主提议!

30L 幕后推手
我为推主圈饭了?说实话我觉得推主从某种角度来说挺好玩的,尤其他的推文夹杂着一些釜山方言,感觉特别像我认识的一个哥哥,就是他笔下的赖冠霖我觉得不行。

31L
我看楼主对推主挺感兴趣的

32L
请允许我先站一波楼推?

33L 罐雀界的FBI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楼主说自己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在隔壁打工,有人指出楼主是去当星的,楼主一波蜜汁沉默,看的文是关于碗的,还觉得推主笔下的赖冠霖崩了,甚至还有个釜山哥哥,楼主你不会就是赖冠霖本人吧?

34L
为什么楼上也有ID?这个楼是不是凉茶玩家才能显示ID?

35L
楼上的楼上说的好有道理,一波分析猛如虎,不过霖霖不可能出现在论坛吧

36L
我觉得有可能啊,毕竟连freestyle都知道,肯定是个小网虫

37L 罐装小麻雀
我觉得你们可以看一下那个推主在隔壁论坛发的一个贴



幕后推手已删除该贴

-应该有后续
写的很乱
溜了溜了









【丹雀】家有小鬼 -上

AU!AU!AU!

如有雷同,你来打我

请勿上升真人,也别上升我

  姜义建,釜山人,因名字发音有难度又叫做姜丹尼尔,20岁,就读于首尔S大舞蹈系现代舞专业,害怕的东西是虫和鬼。

  因为打工的关系,姜丹尼尔还是决定搬出学校寝室,在直属学长邕圣祐的帮助下租到出行方便,房东亲切还很便宜的一室一厅的出租房。结束了XX酒吧领舞的工作,没有多少入住要搬的东西,仅仅一个行李箱便是全部。听说出租房多多少少有些不干净,姜丹尼尔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直骂自己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握起拳头放到嘴边清了清嗓子像是在给自己壮胆,陌生的环境,有些阴暗的走道,丹尼尔平时也不是自己吓自己的人,今天确实有些不一样,被一阵冷风吹的打起了寒噤。分明快伸手就好像能摸到门把手,却似乎还有好远的路。走道里的灯开始忽闪起来,门口好像有人,自己眼花了吗?本就有些年头的灯只能堪堪点亮楼道,时亮时暗的灯光只看见门口有一坨黑色的阴影,等到灯已经不再闪烁的时候丹尼尔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那个阴影前面,是个小孩,丹尼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呼了一口气。注意到一点动静而抬起头来望着姜丹尼尔的小脸激起了丹尼尔心里的伪父爱之心(?)。

  “鹅建哥哥,你回来啦,佑镇等了你好久呢?”自称佑镇的小男孩扯了扯丹尼尔的裤腿,奶声奶气的喊道。难道是亲戚的小孩吗?自己没和家人说过在外面租房住啊?而且这么可爱的亲戚他为什么一点都不记得?佑镇?我们姜家没有叫佑镇的啊?他是谁?姜丹尼尔脑内闪过无数个问题,然后蹲下身想要摸摸佑镇的小脑袋,丹尼尔的手穿了过去只摸到一片冰冷的空气,被吓得坐在了地上。woc,见鬼了,被小鬼叫了名字怎么办?学长介绍的地方好像不太靠谱啊?听说被鬼叫名字不要理他就没事,姜丹尼尔迅速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沾的沙子,双眼直视前方,心里默念着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拉着行李箱冲进房间反锁了房门靠在墙边喘着粗气。裤脚被人扯着,姜丹尼尔低头望去,“鹅..鹅建哥哥为什么不..不理佑镇,佑镇..佑镇都说了..嗝..等哥哥好久了。天神爷爷说了鹅建..鹅建哥哥会帮佑镇的...嗝..为什么看见..佑镇就跑..”佑镇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哭的眼泪鼻涕都是,委屈的奶娃娃音一字一句都砸在丹尼尔心上,丹尼尔看着佑镇哭的眼睛鼻子都皱到一块去,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小鬼。之前的惊吓全部换成温柔,蹲着身子让自己和佑镇保持平视。

  “哥哥没有不理佑镇,只是还没反应过来,被佑镇吓了一跳而已,是哥哥胆子太小啦。佑镇可以先回答哥哥几个问题吗?回答完哥哥才能知道怎么帮佑镇哦。”佑镇的眼睛还泛着泪光,听见丹尼尔温柔的声音止住了哭泣,刚哭过的后遗症还不能马上停息,抽噎着点了点头。

  “佑镇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呢?”

  “天神爷爷送我来的。”

  “佑镇怎么知道哥哥的名字的呢?”

  “天神爷爷告诉我的。”什么天神爷爷,普通话不过关,名字都说错了,教坏小朋友,第一印象扣分。丹尼尔笑着继续问道。

  “天神爷爷都说了什么呢?”

  “天神爷爷说佑镇这么可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天神爷爷还说了有个哥哥叫姜鹅建,跟着哥哥佑镇就会变回人了。天神爷爷‘咻咻咻’了几下佑镇就在这里了,然后天神爷爷也不见了。佑镇一个人在这里等哥哥等了好久(哭唧唧)。”

   “哥哥不叫姜鹅建,佑镇可以叫我丹尼尔哥哥哦,天神爷爷有没有说过怎样才能帮助佑镇呢?”

  姜丹尼尔差不多理清了佑镇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但他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可以帮助一个小鬼重新变成人的能力。

  “天神爷爷说佑镇之前过得不快乐,丹尼哥哥的快乐信号最强烈,只有得到越多的快乐才能帮到佑镇。”佑镇说着还偷偷瞄了一眼丹尼尔,丹尼尔好笑的看着他,忍住了想要摸摸他小脑袋的想法。

  “为什么天神爷爷帮不了你呢?”

  “天神爷爷不快乐,世界上有好多事情都影响天神爷爷的心情,天神爷爷生起气来好凶的。”说着还学起了口中天神爷爷生气的样子叉起腰来,鼓起两边的腮帮子简直不要太可爱,丹尼尔被佑镇逗笑,隔着空气摸了摸他的发顶,

  “哥哥一定会帮佑镇的。”

-TBC

【WANNA ONE全员ABO】Roommate

🌴cp洁癖慎入
请勿上升真人,也别上升我
私设很多,有BUG,请勿深究

C3

  房间分配还是考虑到性别的问题,姜丹尼尔、邕圣祐、赖冠霖三个Alpha住在一个房间,同一个组合都是Omega的双朴一间,金在奂河成云一间,黄旼炫和尹智圣一人带一个未分化的裴珍映和李大辉分别一间房。

 
 
  早已习惯了团体生活的朴佑镇此刻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知是被好友窸窸窣窣的翻转声还是因为今天遇见的人和事闹得难以入眠,"佑镇呐。"

  "你也睡不着吗?"朴佑镇像是抓住了什么一股脑地只想把压在心上的事倒出来,"志训,你说Alpha和Omega之间的羁绊真的这么重要吗?"朴志训陷入了沉思。

  *
 
  姜丹尼尔目的很明确,从朴佑镇踏入别墅开始就被他锁定了,跟着朴佑镇上楼直到跟进房间,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出去。"毫无说服力的拒绝,姜丹尼尔凑近朴佑镇耳边说道,"你在勾引我。"朴佑镇不可否认,姜丹尼尔曾临时标记过自己,四舍五入就是他的Alpha了, 分化成Omega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接受现实还给自己未来的Alpha定了个标准, Alpha能标记无数个Omega那套在自己这里是行不通的,他的Alpha就只能宠自己一个,朴佑镇固执的想着,却还嘴硬着说着没有。丹尼尔将朴佑镇禁锢在墙和自己的手臂之间,低头亲吻着他的嘴角,"嘴硬,分明是想我了。"被突如其来的亲吻弄得心跳加速,还是不甘示弱的对上了丹尼尔的眼睛,"为什么是我?"

  "朴佑镇,你看,这里全是你。"

  "你可拉倒吧,这里..还有你的眼屎。"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会破坏气氛。"被朴佑镇的冷幽默逗笑,目光却一直没离开过身前的人儿,"是早有预谋还是机缘巧合?"朴佑镇道出了一直想问的事情。

  "你猜。"早有预谋还是机缘巧合都是因为你啊,丹尼尔在心里说道,朴佑镇懒得回答,"我困了。"

  "睡吧。"枕着Alpha的手臂居然睡的死沉。

  *
 
  朴志训见识过赖冠霖到底有多人渣,那时粉色军团刚出道不久,忙内柳善皓却是队里最先分化的,如若不是被他撞见,谁都会被赖冠霖那样的外表吸引吧。那天打歌结束后,忙内借口上厕所迟迟没有回来,经纪人催着要赶下一个行程,朴志训丢了句,我去找善皓就匆匆跑了出去。向浓浓的薄荷柠檬和甜腻的奶味刺激的他这个还未分化的人都要晕过去的味道寻去,就看见柳善皓被人抵在墙角神志不清表情痛苦的挂在那人身上,衣衫不整。还未成年的Omega虽已分化但还未觉醒,平时都有乖乖喷抑制剂的忙内狼狈的样子被朴志训看的一清二楚,忙内被强迫发情了。什么样的Alpha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朴志训上前分开交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我报警了,你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吗?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太恶劣了。"赖冠霖咧了咧嘴角,

  "报警?人气组合忙内后台发情,借机勾引国际名模的新闻标题好像还不错。"无耻,朴志训紧了紧拳头,扶着柳善皓回到休息室,强迫发情对Omega造成的伤害极大,轻则对发情产生抗拒,重则导致死亡,明文规定的法律在那人眼里似乎无所畏惧,甚至仗着他们是大众人物为所欲为,柳善皓虚弱地靠在朴志训肩上嘴里却还念着冠霖哥,既然是认识的关系,为什么会被迫发情?朴志训不理解也难以理解,在对那人印象极差的朴志训却还是看见柳善皓好几次偷偷联系他,那人张扬又无情的表情和忙内颤抖又期待的表情在朴志训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
 
  朴志训叹了口气,性别的羁绊果然还是重要的吧。

-TBC

 
 

just 闲聊

我这里大概讲一下roommate的cp设定
丹雀就是完全双箭头,当然其他Alpha撩雀肯定有的,丹尼就是忠犬Alpha的设定
罐昏罐云的设定
最开始是罐鸡,因为鸡仔的原因(这个原因不能细讲,讲了没意思了),击昏对冠霖是没有好感的,因为霖霖就是个渣攻设定,最后可能是罐云HE,也可能都be了
邕圣邕奂的设定
小祐和阿玉的设定就是互相喜欢的那种,但是小祐和塌塌的设定就是因为性别...(ABO里面很常见的设定)
狼辉的设定
就是天生一对
美年和洁儿(暂时还没想好)

另外昨天的啪五金后宫小院
是因为我写的关系吗
我发现你们都猜错了
我的小狼狗不是我的小狼啊  ..这个是丹尼尔
我的首尔弟弟也不是鹅建啊...是小祐哥哥
大佬在我身下喘是小狼(名字是因为接力cam)
今天睡佑镇哥了吗是霖霖
其他的没啥悬念我看你们都猜对了
朴朴 is real 朴志训
队长优先 阿玉
那是我亲哥 辉崽
五金呐撒浪嘿 美年
只有我跳过双人舞 塌塌
帕小雀为我延续香火 成云

因为没有人猜对,哈哈哈哈哈哈
点文留着200粉吧